主页 > 养生常识 > 对不起!我们再也不敢举报老师了

对不起!我们再也不敢举报老师了

发表日期:2020-12-04 | 来源 :赛车群 | 点击数: 次 收听:
 

  津门吼叔,哏都青年

  

对不起!我们再也不敢举报老师了


  家长举报老师索贿后竟被其他家长大骂、泼热水?

  近日,河北沧州一家长举报老师索贿后,遭其他家长声讨,并被泼了一盆热水。此事在网上引发了广大网友的关注。

  “儿子的班主任曹老师向我一个月索贿四次。我后来不再纵容他,他就针对孩子,我忍无可忍,向教育局举报了曹老师。”

  因为不满儿子班主任向自己再三地暗示“索贿”,河北沧州的家长汪文月向教育局实名举报。

  但事态的发展远远超过了控制——

  自己作为举报人被透露了身份,班里的一些家长联合起来声讨自己。

  矛盾激化后警方介入,汪文月被行政拘留20天。

  从9月27日的举报到现在11月底的舆论沸腾,在这场每个人说法不同的“罗生门”中,所有人都在等待一个真相。

  一把车钥匙

  26日上午,记者联系到这位家长汪女士,她告诉记者,孩子就读于河北省沧州市华北油田十二处学校,今年四年级。

  

对不起!我们再也不敢举报老师了


  在学校学习4年期间,孩子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成绩优异。

  可让她无法忍受的是,孩子的班主任曹老师一直向其索要各种东西。

  “我纠结了好几天,还是觉得应该举报他。”

  汪文月所说的“他”,是儿子顾明的四年级班主任曹老师。

  9月27日上午8时许,在上班的第一时间,她拨通了沧州市教育局和该局石油分局的举报电话,举报曹老师索贿的同时,在班里针对孩子。

  汪女士称,一年多以前,她因身体不适住院,还需要手术。

  手术前,她专门给曹老师发过信息,称自己手术需住院,近日孩子的作业可能照顾不到,愿老师能谅解,曹老师回复“好的”。

  可是让她没想到的是,刚从手术室出来的她,在家长群中看到曹老师点名批评自己的孩子作业完成情况不好。

  “我手术就两个小时左右,手术前特意给曹老师打了招呼。”

  汪女士回忆,当天看到信息后并没有马上联系曹老师。

  手术第二天,汪女士在家长群看到自己的孩子继续被曹老师点名,当时就给曹老师打了电话,随后又发了微信。

  

对不起!我们再也不敢举报老师了


  从汪女士提供的微信聊天截图,记者看到汪女士给曹老师发的微信内容为:

  “既然你索贿无度,我就不再送了。从(孩子)跟你的第一天,钱、海鲜、茶叶、各种米面,你要我就给……对不起,我不给了,以后也不给了。”

  曹老师回复:我把钱退给你吧,也祝你早日康复。

  汪女士与曹老师之间的关系因此发生变化。

  汪女士称,此后她能不找他就不找,若是孩子生病,也会让孩子自己去跟曹老师请假。

  今年孩子在家上网课期间,需要家长们自行下载相关软件,可是很多家长不会,汪女士便把下载软件和登录使用软件的步骤拍成视频发到群里。

  此事引起曹老师的关注,并开始主动与汪女士沟通交流。

  原本以为跟曹老师的关系有所缓和,却万万没想到因为学校选中队长,也就是所谓的“二道岗”,再次激起风浪。

  班里要选举“二道杠”,也就是学校的中队委。

  班主任曹老师说选“二道杠”,可以是体育好的,也可以选纪律好的,就是不选“学习好的”。

  顾明学习成绩好,回家跟妈妈说这次觉得是老师在“针对自己”。

  实际上,在过去的两年中,孩子不止一次跟汪文月提到过,感觉“曹老师针对自己”。

  汪文月心里清楚,这种“针对”,可能并不仅仅是因为孩子的敏感。而是因为和曹老师的矛盾由来已久。

  

对不起!我们再也不敢举报老师了


  最直接的矛盾,是曹老师塞来的车钥匙,这从2017年就埋下了伏笔——

  儿子顾明到了读书的年纪,进入华北油田十二处学校读书,这也曾经是汪文月的母校。

  更让汪文月高兴的是,孩子的班主任曹老师也曾经是她小学时期的班主任。

  “2017年孩子刚上一年级。学校开运动会,家长都不让进场。当时曹老师就招手让我过去,我心里还挺臭美的,觉得曹老师对我就是不一样,我们有师生的交情。”

  汪文月回忆,当时曹老师也没说话,就把车钥匙递给自己。

  “我还傻乎乎地开玩笑,说您这是让我去兜兜风吗?”

  曹老师的车就停在校门口,是一辆现代轿车。

  满腹狐疑地开着车围着大街转,汪文月一方面觉得班主任不可能平白无故地让自己开车出门;另一方面又觉得像曹老师这种德高望重的老师,不会暗示自己“送东西”。

  纠结了许久,汪文月还是回家把一些米面粮油装到了车上。

  到了学校以后,又觉得这些东西价值不高,拿不出手,趁着学校的运动会还没结束,折回超市买了一千多块钱的茶叶,又放了1000块钱在礼品中。

  “我就想,一次性地送足了,因为这是第一回,也是最后一回。”

  把钥匙还给曹老师后,汪文月对曹老师的话记忆犹新:

  “咱俩这关系,不至于的,这东西有点多了。”

  “听到这话,我悬着的心就觉得放下了。但是觉得有点膈应,觉得我们的师生情被玷污了。”

  汪文月说,没想到这第一次的送礼,仅仅只是开头。

  “过了几天就是中秋节,曹老师微信找到我,跟我抱怨说学校发的福利少。问我单位有没有海鲜、螃蟹,经过这第一次的事,我就明白他的意思。”

  汪文月说,自己去海鲜市场买了几百块钱的螃蟹,曹老师说送到小区门卫处即可,但因为自己不熟悉地方,送到了隔壁的小区,还被曹老师埋怨了一顿。

  再后来,在曹老师类似于“海鲜”一样的“提点”下,汪文月又先后送了一箱子生蚝,两箱苹果、梨。

  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送了四次东西。

  一盆兜头而下的热水

  “后来我拒绝了继续给曹老师送礼,我们的关系就恶化了,他就一直针对孩子。这次又把车钥匙给我,还是暗示我送礼。我没有买任何东西就把车钥匙还给了他。这件事情后我跟曹老师的关系进一步恶化。”

  9月27日上午8时许,在上班的第一时间,她拨通了沧州市教育局和该局石油分局的举报电话。

  汪女士称,举报后第二天,她收到了沧州市教育局石油分局的回复,工作人员告诉她举报的内容属实,并称“他想还钱”。

赛车群

养生专题

栏目排行

  • 常识
  • 饮食
  • 运动
  • 中医
  • 保健
明星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