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养生保健 > 朱一龙:我拍戏还没拍明白呢,说其他的都还早

朱一龙:我拍戏还没拍明白呢,说其他的都还早

发表日期:2019-03-29 | 来源 :赛车群 | 点击数: 次 收听:
 

朱一龙:我拍戏还没拍明白呢,说其他的都还早

《情定三生》中饰演迟瑞“逆风翻盘”四个字,正适合形容《镇魂》播出后的朱一龙。北影科班出身,入行十年,朱一龙拍过大大小小作品几十部,演遍古装民国现代剧、正剧喜剧武侠剧,却总被划进“颜值高演技佳但就是不红”的行列。可能是和慢热的性格有关,朱一龙对于名气这件事也比较淡然,更看重自己的业务能力,不断拍戏、磨炼演技。他总觉得自己的演技还不够好,多年的浮沉让他更懂得珍惜与好团队合作的机会,即使戏份不吃重也愿意呆在剧组7个月多学习。随着过往的经历被一点点发掘,朱一龙在片场的拼命史也被曝光。作为“吐血小王子”他都拍出了经验,说先把血浆咽到喉咙处,需要吐的时候再呛出来更真实。为了演出傅红雪瘸腿走路的样子,他往鞋子里塞石子,拍《镇魂》时得了荨麻疹也扛着不说。眼下这种爆红的局面和快速形成的饭圈,对朱一龙和他的团队来说很是始料未及。突如其来的关注度让朱一龙有点开心又有点局促,叨叨着 “是剧的热度高” “我这人太无聊了”。其实他是个很有趣的人,擅长乐器会泰拳散打,不拍戏就去海边休假潜水,是抓娃娃高手,打游戏时特别虎。在新戏《我的真朋友》的拍摄间隙,朱一龙接受了澎湃新闻记者的专访。当天正是端午节,他开直播与粉丝互动、现场包粽子。他一直记着还“欠”粉丝的直播,特地挑了他重视的传统节日的一天。他身上有种没有锋芒的软萌与真挚,聊起日常相关一如既往地反应慢半拍,但一谈到表演就语速变快滔滔不绝。对《镇魂》的粉丝和演员来说,可能没有比一本影视化的小说遇到朱一龙这样的演员和演员的悉心设计被发现被认可更皆大欢喜的事了。虽然关注来得有点迟,但相信不急不躁地塑造好每个角色的演员,还会有很长的花路可以走。

朱一龙:我拍戏还没拍明白呢,说其他的都还早

【对话】很感动观众捕捉到了我为沈巍设计的细节

澎湃新闻:参演《镇魂》的契机是? 为何决定出演沈巍一角?

朱一龙:契机就是我接到了这个剧本,因为我原来没有接触过魔幻题材的戏,然后这次要一人分饰三个角色,其中有两个反差特别大的人物,我觉得有挑战、有意思。

澎湃新闻:观众称赞你是“沈巍本巍”,他和你本人有相似点吗?

朱一龙:我觉得每个角色都是从自己身上出发,尽量找到有契合的地方。

澎湃新闻:观众说 “确认过眼神,是看过原著的人”,你有看过原著吗?怎样理解原著呢?

朱一龙:有看过原著,我觉得抛开其他的不说,它主要讲的是守护、最后牺牲小我来成就大我这样一个故事,内核还是挺正能量的。

澎湃新闻:有和原著作者Priest接触过吗?

朱一龙:没接触过,这是我第一次接触网络小说,看的就是她的小说。

澎湃新闻:你给粉丝推荐过《平凡的世界》,所以你平时比较喜欢看严肃文学?

朱一龙:对,但其实我这两年看书真的很少,我也在反思。这两年我实在太忙了,剧本看的会比较多。

朱一龙:我拍戏还没拍明白呢,说其他的都还早

朱一龙:我拍戏还没拍明白呢,说其他的都还早

澎湃新闻:有观众盘点了沈巍的多套服装,说你是“奇迹巍巍环游龙城”,这些服装中有你的私服吗?

朱一龙:因为我刚进组的时候比较急,服装组准备的都是他们觉得比较符合人物的,像是针织衫呀衬衣呀这类比较复古的。于是我弄了一批自己的衣服进组,然后服装组也拼命准备,后来好像衣服是多了一点,具体我现在也忘了……

澎湃新闻:听说有为穿西装更好看而健身?

朱一龙:我一直都有健身的习惯。

澎湃新闻:粉丝经常cue你练腹肌,进展如何了呢?

朱一龙:哎,现在还是不行……但是拍现在这部《我的真朋友》之前,大家都说我胖了。那段时间我确实是胖了,好不容易休息了半个月,我胖了9斤。进组的时候我没觉得自己有多胖,但是大家都说我胖了,于是我又减了回来,现在差不多回到了拍《镇魂》《新边城浪子》时的状态。

朱一龙:我拍戏还没拍明白呢,说其他的都还早

袖箍的细节来自朱一龙的设计

澎湃新闻:观众说沈教授是“精致男孩”,每天西装三件套不重样,双排西装只扣一个空,衬衫袖箍不离手……这些细节中有自己的发挥吗?

朱一龙:比如袖箍,我原来也不认识袖箍这个东西。拍电影《密战》的时候,郭富城一直带着袖箍,我觉得它很特别就问他这是什么?他告诉了我袖箍的来历和作用,我就记住了。演沈巍时我觉得这个比较复古讲究,气质特别适合沈巍,于是就去淘了一些袖箍加到服装里。

朱一龙:我拍戏还没拍明白呢,说其他的都还早

朱一龙:我拍戏还没拍明白呢,说其他的都还早

澎湃新闻:沈巍这个人物一上来编剧就设置了很多伏笔,所以他和赵云澜相处时,也有很多悬念、眼神戏、内心戏,你是如何揣摩这种复杂的人物感觉的?

朱一龙:沈巍前期我觉得特别难表达。因为他的故事,一上来就是一眼万年、一见到赵云澜就勾起回忆这些情节。如果是那些没有看过小说的观众,突然看到沈巍,他们会觉得很奇怪。如果你衔接得有问题,如果你的情感铺垫不到位,多了少了都不合适。

澎湃新闻:进组后和白宇合作的第一场戏是哪场?

朱一龙:给他擦药那一场,就是我被人打劫,他过来帮我手受了伤,回去之后我给他擦跌打药。

朱一龙:我拍戏还没拍明白呢,说其他的都还早

两位主演的片场日常

澎湃新闻:你们有讨论过原著吗?戏外你们是怎么沟通对手戏的呢?

赛车群

养生专题

栏目排行

  • 常识
  • 饮食
  • 运动
  • 中医
  • 保健
明星养生